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园文化 > 社会实践 > 正文

弘扬冶父山铸剑文化 打造新时期庐江精神

作者:dcy 发布时间:2013/8/27 9:43:04 点击数:545 字号:

弘扬冶父山铸剑文化  打造新时期庐江精神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夏则宝

江北小九华——庐江冶父山,为大别山余脉,是皖中大地一颗璀璨的明珠。冶父山国家森林公园被评为AAA级风景旅游区,碧涛万顷的森林成为天然的氧吧,是理想的避暑胜地。她集佛教文化、人文景观、自然风光于一体,是环巢湖旅游圈上的重要景区。近年冶父山先后出现三尊肉身菩萨,吸引了众多的佛教信徒和香客前来朝拜实属罕见。冶父山主峰欧峰海拔376米,为春秋战国时期欧冶子及其女婿干将铸剑之所。

1965年12月,中国一支考古队在湖北挖掘楚国古墓时,发现一把古剑,装在黑色漆木鞘内,细察剑身,赫然出现“越王勾践自作用剑”八个字。这把青铜长剑,埋藏地下两千多年,虽已沾满泥土,然而令人不可置信,剑身完好如新,出鞘后寒光四射,毫无锈蚀,而且锋利异常。怎么做到的?经过专家研究,谜底揭开,原来越王剑千年不坏,主因是剑的表面有一层铬盐化合物。铬是极耐腐蚀、极耐高温的金属,地球岩石中含铬量很低,提取不易。科技尖端国家如德国、美国,迟至20世纪(1937、1950年)才发明并申请铬盐氧化的技术专利,而两千多年前的中国就已运用成熟,怎不叫人惊讶?

冶父山,最早见于《魏书·地形志》:“潜(庐江古代有潜川之称)有冶父山,春秋越国欧冶子为楚王铸剑之所。”《吴越春秋》载:“欧冶子,春秋越人,善铸利剑,曾为越王铸湛庐、巨阙、胜耶、鱼肠、纯钩五剑;又与干将共为楚王制龙渊、泰阿、工布三剑” 。《越绝书.外传记宝剑》:“欧冶子乃因天之精神,悉其伎巧,造为大刑三,小刑二:一曰湛庐,二曰纯钩,三曰胜耶,四曰鱼肠,五曰巨阙。” 欧冶子所铸三长两短五把利剑,锋利无比,一般人遭遇到这五把剑就有性命之忧,所以后世把各种危及人生命的风险称为“三长两短”。又据《越绝书》记载:“千里庐虚者(庐江古代也称舒县。千里不应在浙江。编者注),阖闾以铸干将剑。欧冶童女三百人。”意思是说,千里庐虚是吴王阖闾派干将铸剑的地方,欧冶子带着三百个童男童女和干将在这里铸剑。

每把宝剑都有非同寻常的故事,摘取其一以飨读者:

湛庐:古代宝剑名。相传为春秋时人欧冶子所铸。杜甫《大历三年出瞿塘峡久居夔府将适江陵》:“朝士兼戎服.君王按湛庐。”另:春秋时期越国冶师欧冶子所铸五大名剑之一。晋.左太冲《吴都赋》:“吴钩越棘,纯钧湛泸。”相传欧冶子所铸五大名剑为三大二小。其大者有湛庐、纯钧、胜耶;其小者有鱼肠、世阙。湛庐宝剑因通体“湛湛然黑色也”(宋.沈括《梦溪笔谈.器用》)而得名。

  湛庐是一把剑,更是一只眼睛。这把通体黑色浑然无迹的长剑让人感到的不是它的锋利,而是它的宽厚和慈祥。它就象上苍一只目光深邃、明察秋毫的黑色的眼睛,注视着君王、诸侯的一举一动。君有道,剑在侧,国兴旺。君无道,剑飞弃,国破败。五金之英,太阳之精,出之有神,服之有威。欧冶子铸成此剑时,不禁抚剑泪落,因为他终于圆了自己毕生的梦想:铸出一把无坚不摧而又不带丝毫杀气的兵器。所谓仁者无敌。湛庐剑是一把仁道之剑。

欧冶子生活的时代,正值东周列国纷争,公元前510年吴攻越,大胜。越王慑于吴国的威力,把欧冶子所铸的五把剑中的三把,即湛庐、鱼肠、胜耶献给吴王。王勾践卧薪尝胆,发愤图强,终于公元前473年灭吴。公元前465年楚先后吞并了长江以南45国,越国就成了楚国的附属国(见战国图),越王剑归楚。少年时代,欧冶子从舅舅那里学会了冶金技术,开始冶铸青铜剑和铁锄、铁斧等生产工具(浙江省龙泉、德清二地并没有铜矿和铁矿,而庐江铜、铁矿丰富。可见欧冶子是千里迢迢从浙江来庐江铸剑。编者注)。欧冶子具有非凡的智慧,能刻苦耐劳。欧冶子铸造的一系列赫赫青铜名剑,冠绝华夏,在春秋五霸战国七雄的争霸战争中,显示了无穷威力与摄人心魄的艺术魅力。

铸一把绝世宝剑往往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,欧冶子与其徒弟所铸十大名剑(前面列的八剑,以及干将、莫耶两剑共十剑)。冶父山至今流传着许多铸剑的故事成为不朽传奇,许多铸剑的敬业态度成为动人传说。初中八年级课本上册第二十八课《干将莫耶》就是中国古代志怪小说集《搜神记》里的故事:干将和莫耶是铸剑的夫妻档。他们奉命为楚王铸剑,干将四处采集优质铁矿和铜矿,当日月同照大地时,开炉冶炼,怪的是三年下来,炉内的金属迟迟无法熔化为流质,干将想不透原因,只能干着急。莫耶问干将说:“要让神物化合,须要人气,你造剑,是不是得不到人的催化,以致造不成?”干将回忆说:“以前我的老师造剑,有一次铜、铁在炉内互不相熔,他们夫妻一起跳入冶炉,剑才造成。从此以后,他们后代开矿冶铸,都披麻带孝,然后才敢在山上铸造。我现在造不成剑,是否也是这个原因?”莫耶听了之后说:“先师舍身成剑,我们又有什么难的?”于是莫耶纵身跳入炉中,铜铁这才消熔,铸成宝剑。这两把剑,各分阴阳,阳剑取名为干将,阴剑叫做莫耶。干将藏起阳剑传给其子。只献出阴剑与楚王,楚王责怪干将铸剑延期当场杀了干将。其子眉间尺长成,终于为父报仇。此一传说赞颂了剑工高超的技艺,铸剑文化的神采,统治者的残暴和少年的壮烈。近代大文豪鲁迅1926年将它改写成为《铸剑》被誉为相对于《呐喊》的开山之功。2011年《铸剑》被改编成电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效应。

干将、莫耶的故事影响深远,成为我国流传很广的文化典故,显现出一种敬业精神,一种视事业如性命,全力以赴的态度。对欧冶子、干将而言,剑不单是铜或铁的融合体,它有灵魂,它有生命,铸剑时诸神观礼,阴阳调合,而后才可成功。任何工匠艺师,任何艺术工作者,又何尝不是如此?制作任何工艺品,画作、诗文、乐章,呕心沥血在所不惜,他们所面对的是自己的魂魄所寄,是自己的情感所系。

庐江有关欧冶子铸剑冶父山的遗迹和文献如下:

冶父山主峰以欧冶子姓氏命名欧峰。峰有冶父寺,寺前有一泓清泉,此景点为“龙池映月”。  传欧冶子铸剑用此泉淬火,后人称其为铸剑池。铸剑池水光玉莹,清冷逼人,凛凛如剑气浮空。池内有石屭驮碑,四周以石围栏。池南岸一铸剑亭乃明万历年间所建。铸剑池是冶父山最早文字记载的石迹,民国《冶父山志》载有明礼部仪制司主事、万历时庐江知县赵国奇所撰铸剑池碑记:“……余载潜川,游冶父观铸剑池,忆昔楚王使风胡子之吴,聘欧冶凿茨山之穴,取五金之英,炉垂成剑。楚执太阿,以麾晋郑,三军披靡……宝气在天,神物在泉,能不表而志之云?”

铸剑池北有两巨石相合,如双掌合一,十指向空,称“合掌石”,又称“试剑石”,相传欧冶子当年铸成宝剑,为试剑锋,对此石用力一劈,剑过石开。试剑石旁有“莲花石”,形似盛开的莲花,山风吹过,似有阵阵清香。神工鬼斧,令人叹为观止。

铸剑池旁有两株朴树,一株在池口东,一株在池口西,树高约10米左右,两两对应,一样粗细,弯曲的弧形一般无二,宛若一对年青的伴侣厮守在铸剑池边,相拥相抱,切切私语,含情脉脉。当地老人说这是当年干将与莫耶铸剑冶父山的深情厚谊。有诗赞曰:“干将莫耶铸神剑,一对鸳鸯落池边。化作两株情侣树,栉风沐雨数千年。”

(庐江冶父山铸剑池)

欧冶子,中国古代公认的铸剑鼻祖,可以说是中国古代杰出科学家。他高超的铸造技术和精益求精的精神值得当代继承和弘扬。 浙江龙泉2009年曾举行盛大公祭圣祖欧冶子,把龙泉剑打造出国际品牌,龙泉剑已成为国礼。浙江德清把莫干山打造出国家级风景旅游避暑胜地!而庐江冶父山铸剑文化还处在原生态!具有极高的文化开发价值和无限的旅游市场前景。